LOGO标志

苏莲托主页

"吃货喵"零食产品商诚邀各地代理人合作 联系电话:18682563000  QQ:806395552  微信:18682563000

 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
 
心灵感悟
 
站内搜索
 

 

联系我们
 
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标志

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标志

中国国务院决定从2006年起,每年六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我国的“文化遗产日”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活动的主题是:“弘扬民族艺术,延续中华文脉”。

非遗文化栏目旨在介绍推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,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具体内容。本栏目内容由本站站长编辑整理

吃货喵产品商诚邀各地代理人合作
联系电话:18682563000 联系QQ:806395552 微信:18682563000


普洱茶茶中精品——老班章

联系人: 赵先生 联系电话: 13988163777
心灵感悟
 
田家鹏——台湾行记系列之三、之四(共八篇)
2015-4-29
 
  田家鹏台湾行记八篇
  题记:2004年7月,应台湾工商时报的邀请,福建新闻参访团一行18人赴台湾进行了为期10天的考察访问。我作为参访团成员,用笔记下了在台湾的见闻和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怎能不见日月潭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台湾行记之三
    阿里山和日月潭,是台湾的两大标志。几乎所有从大陆去的人,最想去的就是这两个地方。但是我们一到台北,接待我们的周小姐就抱歉地告诉我们,你们这次台湾之行要留下遗憾了,因为去不了阿里山和日月潭。我们忙问原因。她说,台湾刚遭受了台风和暴雨的袭击,中部许多地方发生洪水和泥石流,路被冲毁,有的地方几天了还不通音讯,因此接待单位不得不改变了参访团原定的行程。我们虽然心中遗憾,也只能接受现实。
    令人意料不到的是,两天后,周小姐兴奋地告诉我们:路通了,可以去日月潭了。尽管阿里山还是不能去,但我们已经心满意足了。是啊,来台湾是如此的不易,怎么能不见日月潭?
    去日月潭的路充满艰险,也充满情趣。车上多了一位导游,祖籍莆田,是我们的乡亲,姓蓝名元松,一看就知道是畲族。他用闽南话问候我们,让我们叫他的小名“蓝宝”。以后我们一路都这么叫他。据周小姐说,蓝宝是台湾最优秀的导游之一,不仅是台湾通,也常带旅游团去大陆,对海峡两岸的情况都很熟悉。蓝宝也真是不负众望,他功底扎实,业务精通,见啥说啥,流畅自然,语言诙谐幽默,让人忍俊不禁。他还爱拿他们的前任和现任领导人开涮,搞笑的故事层出不穷。有这样一位导游领着,一路上眼界大开。只是,当我的眼睛转向窗外,心顿时就沉了下去。
    “7.2”洪灾让台湾满目疮痍。我们7月9日下午离开台北,沿纵贯台湾的一号高速公路南行,经新竹、苗栗,大约两小时后到达台中,在这里改走快速路和普通公路。一路上,我们看到的都是洪灾劫后的零乱和苍凉。到处是被冲毁的稻田和果园,成熟的果实和待收的庄稼已毁于一旦。路上经过几条河,全都是泥沙俱下,浊流滚滚。稍宽一些的大安溪、大甲溪,河床被洪水切割成深沟险壑,让人看了害怕。多处公路路基被冲塌,有的路被泥石流阻断,路边的房屋还半截埋在乱石泥浆中。偶尔看到三两农人从车窗外闪过,无一例外是一脸愁容。这让我一路揪心。
    实际上,我们一到台湾就知道了“7.2”洪灾造成的损失惨重。打开电视,几乎所有频道都在报道与洪灾有关的消息。已经知道的死亡人数超过二十,伤者上百。一些村庄道路被阻断,不通电,不通电话,人员生死不明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政治人物还在忙着作秀。有位当政者对遭受灾祸的原住民没有任何同情的表示,却指责他们没有按政府的意图搬迁,言下之意遭灾活该。甚至声言要把台湾的原住民迁到南美去。这样的言行为善良的人们所不齿,自然也遭到民众的强烈抗议。
   从与台湾友人的交谈中,我意识到这场洪灾并不简单。一场台风和暴雨能够造成这样大的损失,既有自然的原因,也有人为的因素。自然方面,几年前的“9.21”大地震改变了台湾地表结构,山体位移,岩层疏松,植被破坏,抵御洪水的能力大大降低。而更重要的是人为因素,台湾当局长期忽视防灾设施建设,民进党当局无心经济,漠视民生,一门心思挑动族群争斗,造成台湾社会动荡,族群撕裂,政客个人和政党集团从中获利,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却无人问津。大风洪水一来,势如破竹,锐不可挡。难怪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农民对前去“救灾慰问”的官员破口大骂,他们质问官员:你们早干什么去了?作秀的官员常常被问得哑口无言。
    在路上,我们也看到一些地势稍高的稻田,没有被洪水冲毁,成熟的稻穗低垂着头,让人欣慰,也让人沉思。蓝宝说,台湾是天然的水稻产区,北部一年收两季,南部则可收三季,台湾大米优质高产是世界有名的。但现在,台湾农民却不能靠种粮为生了,因为粮价太贱。去年收获季节,一公斤稻谷只值新台币五元,还不如一粒茶叶蛋值钱。谷贱伤农,现在已有许多农民放弃种粮,改为经营观光农业了。我想,要是农民能找到生路,这谷子不种也无妨。只是,如果所有的农人都不种粮了,人们还吃什么呢?
    终于到达日月潭。这是台湾最大的一个天然湖泊,位于740米的高山上,面积7.73平方公里,风景奇秀,被誉为“宝岛明珠”。一个小岛横卧湖中,将日月潭一分为二,日潭较大,形如太阳;月潭较小,状如弯月。这个小岛名叫珠屿,当地人也叫它娜努岛。在“9.21”大地震中,这个小岛已经被撕裂为三,而岛上的几株小树全偏往一个方向,有如一组雕塑,主角是一群向天哭诉的孩子。这正是刚刚过去的“7.2”洪灾的杰作。时近黄昏,斜阳挂在山尖,阳光洒在湖面,金光熠熠。我们乘船在湖面穿行,四面青山,碧波如镜,清风徐来,心旷神怡。此时,我心中响起少年时代流行的那首想念宝岛台湾的歌。歌的名字我已经忘了,但旋律和歌词至今记忆犹新:“我站在海岸上,把祖国的台湾省遥望,日月潭碧波在心中荡漾,阿里山林涛在耳畔回响”。那个年代已经走远了,歌却留下来,珍藏在心底。如今,我就漂浮在日月潭的碧波之上,而在海峡那边,依然有无数望眼欲穿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西子湾到鹅銮鼻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台湾行记之四
    我在台湾看到的最美的风景,是西子湾的黄昏。这是一种极致的美,美到难以用语言去描绘。
    刚到台湾,我就拿到一张参访团的行程表。得知要去高雄,去西子湾,心中一阵激动。这是因为一位我心仪的老人住在西子湾畔,他就是台湾诗人余光中。去年9月,余光中回到故乡福建出席“海峡诗会”,我对他的八闽行作了全程跟踪报道,结下了忘年之谊。在福州,他在回答我的一次提问时动情地描述了西子湾,说这是上天对他这个老诗人的恩赐。他拿自己和杜甫比较,说同是思乡的人,杜甫晚年住在白帝城,有一道江峡,他比杜甫还要幸运,因为他有海峡。他常常贮立在西子湾畔,久久地眺望大海,水平线的另一端就是故乡厦门。我注意到,那一刻他的眼里泪光闪烁。
    也许就是从那一刻起,我心中开始了对西子湾的向往。7月10日下午,我们抵达高雄。我急切地奔向西子湾。这时已是黄昏,我沿着蜿蜒的海岸漫步,左边是美丽的中山大学校园,右边是西子湾的粼粼碧波。极目远眺,夕阳从云层中探出头来,把金子般的光芒洒在海面。远处,进港的船只鸣响了归家的汽笛;近处,嶙峋的礁石因阳光的照射而成为剪影。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脚下的路,发现路旁开着一种十分艳丽的红花,一丛一丛地,火一般热烈。经打听,知道她有一个诗一般的名字:仙丹花。我贪婪地饕餮着西子湾的美,一边在心中惦记着余光中先生。因为自己的行程过于紧张,我决定不去打扰老人,但在心中,我默默地为他祝福。
    在高雄,除了西子湾,我最想看的就是高雄港。作为记者,我对海峡两岸直航的进程极为关注,曾在报道中多次写到高雄港。现在,我站在岸边一个专门用于观光的平台上,高雄港的全貌尽收眼底。拥挤的船舶,林立的塔吊,进出港船只川流不息。几年前,高雄港与厦门港、福州港开始了海峡两岸集装箱船舶的试点直航。但由于台湾当局至今仍坚持货物不通关、不入境的政策,所以两岸直航虽经多年试点,仍没有实质性突破。蓝宝说,三年前,高雄港的货柜吞吐量居全球第三位,但两年前被韩国的釜山港超过,落到了第四位,去年又降至第六位,被大陆的上海、深圳甩在后面。蓝宝忧心地说,就是因为台湾当局迟迟不开放两岸直航,限制了高雄港的成长。台湾已经因此错过了许多商机,不知当局哪一天才会清醒。
    高雄是蓝宝的家乡,他的言谈中充满了对这个城市的疼惜之情。他说,高雄是台湾的第二大城市,面积156平方公里,人口150万。这是台湾最大的工业基地,也是受污染最重的地方。这里到处都是工厂,却很难称得上经济中心,因为许多公司都把总部设在台北,只把高雄当成生产基地。按照台湾的规定,企业的营业税要交给总部所在地政府,这样,高雄虽饱受污染,却所得不多。为形容这种状况,蓝宝用闽南话说了一句谚语,大意是:下蛋的鸡没有,拉鸡屎的倒有一大堆。
    讲到高雄的历史,蓝宝自豪地说,我们福建人对高雄的开发建设功不可没。大约在200年前,一个名叫徐阿华的福建人漂过台湾海峡来到这里。刚上岸的时候,不知此为何地,就向原住民打听。当地土著是平埔人,他们称这里为“达拷”,意思是翠竹环绕的地方。可徐阿华却听成“打狗”,因此这里很长时间被人称为“打狗”。徐阿华领着同来的和后来陆续到来的福建乡亲,在这里筚路蓝缕,辛苦耕耘,生息繁衍。经过了几代人,这里就成为一座繁荣的港口城市。甲午之后,日本人占领台湾,他们觉得“打狗”这个名字不雅,就依相近的读音改作“高雄”,沿袭至今。
    第二天一早,我们离开高雄沿着海岸向南行进,目的地是台湾最南端的鹅銮鼻。这是台湾最著名的景点之一,这里的大片土地已被辟为垦丁公园。台湾岛的南端有两处突入海中的陆地,一是猫鼻头,一是鹅銮鼻。猫鼻头是台湾海峡与巴士海峡的分界线,鹅銮鼻是巴士海峡与太平洋的分界线。鹅銮鼻这个名字来自当地的原住民排湾族。在他们的语言里,鹅銮是船帆的意思。在附近的海边有一块巨大的礁石,形似船帆。而从一个侧面看,这块石头的突出部很像一个西方人的大鼻子。“鹅銮鼻”的名字由此而来。我们在正午到达这里,烈日如火,酷暑难当,但奇妙的风景让我们欢呼雀跃,人们脱下鞋袜奔向大海,照相机的快门声响个不停。
    在猫鼻头与鹅銮鼻之间,是一个巨大的海湾,名叫南湾。我们在这里午餐,看到海边树上挂着许多抗议当局的白布标语。听蓝宝说,由于近年台湾经济不景气,许多人失业,垦丁公园附近的一些居民为了谋生,就自行购车,在公路边做成流动的咖啡屋,或购买飞艇在海上载客冲浪,赚点小钱维持生计。但这种行为属于违规经营,当局一度禁止,但效果不彰,于是改堵为疏,索性将海域的经营权整体拍卖给有实力的财团。这样一来,那些咖啡屋和飞艇的主人如要继续经营,就得向财团缴费。于是他们强烈抗议,要求“还我海滩”,并抗议官商勾结,呼吁媒体关注他们的生存。台湾同胞对自身权益的敏感和珍视,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。
    蓝宝的脑子里有许多的知识和学问,一路上,他给我们讲垦丁的历史,令人感慨。施琅攻下台湾后,清廷一度对台湾采取放任政策,对台湾的大小事务不闻不问。后来,沈葆桢到台湾巡视,回去后建议对台湾进行大规模的开发建设,于是许多人从大陆迁到台湾,其中大部分是福建人。他们越过台湾海峡,在这个宝岛上安家落户,骈手胝足,生生不息。而位于台湾岛最南端的这一小块土地,就是许多人最初登陆的地方,也是最早被开发的地方,因此名叫垦丁。
    在讲述的过程中,蓝宝一再提到福建人对台湾的贡献。在从嘉义到高雄的路上,我们曾到台南参观了安平古堡和赤嵌楼,那里分别有郑成功的塑像和郑成功接受荷兰殖民者投降的雕塑。郑成功塑像的底座上刻着“民族英雄郑成功”几个大字,可见他对祖国统一所作的贡献,为两岸同胞共同尊崇。两岸都认同郑成功是民族英雄,这让人欣慰。蓝宝说,中国历史上的民族英雄都是主战派,岳飞、文天祥、林则徐,无一不是。但蓝宝也许没有想到,这些民族英雄,在他们的那个时代,都是在抵御外族入侵的斗争中涌现的。而台湾海峡两岸的同胞是血缘至亲。也许在今天,我们需要的民族英雄是这样的一些人:他们既坚定地维护祖国的统一,又想方设法保障两岸同胞的和平安宁。这需要大智慧。而中华民族是不缺乏智慧的。蓝宝,你同意我的看法吗?
 
 

上一篇:田家鹏——台湾行记系列之一、之二(共八篇) 下一篇:田家鹏——台湾行记系列之五、之六(共八篇)

  版权声明 www.suliantuo.net  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:蜀 ICP 备13028033号

本网站授权作品和署名文章,未经作者许可,请勿转载 联系我们:xinxinxin556@sina.com

浮动广告标签不存在对联广告标签不存在弹出窗口标签不存在